上周,印度总理莫迪到访美国,并与包括苹果、谷歌、微软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高管在白宫举行会面。莫迪还单独会见了特斯拉CEO马斯克。

莫迪政府正在加大力度吸引外商,尤其是科技公司对印度的投资。作为拥有全球最多人口的国家,印度市场对于苹果、特斯拉这样的企业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遇,但在基础设施建设和吸引人才方面,仍然面临挑战。

莫迪与巨头会面,收获满满

印度正在寻求科技巨头的投资,以支持该国的初创企业、创造就业机会,并促进出口、推动数字化,赋予个人和中小企业参与全球竞争的能力。

在莫迪访问期间,亚马逊公司宣布将在未来几年内追加对印度的投资。该公司CEO安迪·贾西(Andy Jassy)在与莫迪会面结束后表示,到2030年,亚马逊在印度的投资将达到260亿美元,比原计划投资额增加65亿美元。上个月,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AWS也已经表示,到2030年底,将在该国投资约130亿美元。

谷歌早已设立了总额为100亿美元的印度数字化基金,将持续推进具体投资。该公司还将在印度西部古吉拉特邦开设一个全球金融科技运营中心,支持谷歌支付服务GPay的运营以及谷歌的其他产品运营。

谷歌还看好印度巨大的人工智能市场潜力,称将与印度科学研究所加强人工智能模型语音数据开源方面的合作。OpenAI首席执行官奥尔特曼(Sam Altman)也在与莫迪的会谈中讨论了人工智能合作的机会。

印度对苹果来说目前仍是一个很小的市场。但印度人口已经超过中国成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也意味着巨大的消费市场潜力。

苹果公司CEO库克在与莫迪会面后称,印度代表着巨大的机遇。苹果公司已经在今年早些时候在印度开设了两家零售店。最新消息称,苹果公司近几周正密切与印度官员接触,计划在印度市场推出苹果支付服务Apple Pay。目前在印度的电子支付领域,主要由沃尔玛的PhonePe、谷歌的GPay以及本地的Paytm主导。

马斯克上周在与莫迪会面后表示,莫迪正在推动特斯拉进行重大投资,并补充说预计很快就会宣布这一消息。印度在可持续能源未来方面拥有巨大潜力,包括太阳能、电池和电动汽车。他说道,我相信特斯拉将进入印度,并将尽快进入印度。马斯克上个月表示,特斯拉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选择新工厂的地点,并补充说印度是一个可能的选项。

马斯克还称,希望将SpaceX的Starlink卫星互联网服务引入印度。随后,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发推文称,莫迪已邀请马斯克探索在印度投资电动汽车和快速扩张的商业航天领域的机会。印度在2020年为私人航天发射开辟了道路,并希望未来十年内,将印度在全球私人航天发射市场的份额增加五倍。

美光(Micron)和应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等大型半导体公司也以莫迪访问为契机,宣布计划在印度进行重大投资。半导体公司科林研发(Lam Research)则公布了培训6万名印度工程师的计划。

有企业开始大规模招人

美国科技通信企业亚美亚(Avaya)首席执行官马萨雷克(Alan Masarek)在莫迪访问美国期间谈及印度市场时表示:在我们全球6000名员工当中,有五分之一在印度。莫迪政府正在大力推进印度的数字化转型,这也为Avaya在印度的发展提供契机。

在印度招聘高技能劳动力,是科技企业面临的挑战。在谈到人才招募时,马萨雷克表示,未来几年,Avaya将会把在印度的员工数再增加20%左右。

印度拥有全球最多的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当中有很多人才,他们拥有非常出色的技术,尤其是IT科技创新人才。我们在海德拉巴、班加罗尔等地都拥有人才中心。他说道,很多跨国型企业无论是基础员工,还是中层或者高管,都拥有大量的印度高科技人才。

Avaya全球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富莉莉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与中国劳动力市场相比,印度的人力成本优势非常明显。尤其是中高层员工的薪资,印度员工的成本几乎比中国员工低一半左右,这与生活成本等方面因素相关。她还透露,出于成本考虑,Avaya倾向于在印度招聘员工来支持全球的业务部门。

事实上不仅仅是美国科技公司,全球的科技公司都在看向印度市场。澳大利亚AI数据服务公司澳鹏(Appen)全球副总裁、大中华及北亚区总经理田小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刚刚在印度海德拉巴建立研发中心,目前正在大规模招聘人才。

在田小鹏看来,印度在科技/业务流程外包(IT/BPO)等技术研发领域资源充足,当地有大量的数据标注及服务公司和团队;印度也具有显著的成本优势;英语也是印度人力资源的优势。

尤其是对于像我们这样的AI数据公司而言,会受益于谷歌、亚马逊这些巨头企业在印度的投资。无论是从人才还是行业生态的角度来看,市场机遇很大。田小鹏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市场把科技公司对印度的投资视为企业的中国+1战略。跨国公司加大对印度投资的同时,是否会削弱中国市场对其的重要性?

对此,富莉莉和田小鹏都认为这并不是在两者中二选一的问题。我们对中国市场也非常重视,并且在中国有很大的投入,印度和中国都很重要。富莉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田小鹏则认为,全球的AI市场很大,中国和印度都孕育着巨大的机遇。

印度市场长期难以吸引外商投资的部分原因是印度的关税很高,某些零部件的价格高于全球市场均价。而且印度也面临来自近邻东南亚市场的竞争,例如越南等国家在营商便利性、人才技能和基础设施方面都比印度领先。

对此,负责Avaya整个亚太地区业务的富莉莉对不同市场有更深刻的体验与比较。虽然越南这些国家在工人的技能方面会优于印度,但是印度的基础教育更扎实,尤其是在高端技术人才方面具有优势。她表示。

从印度制造到印度设计

研究机构Canalys分析师刘健森近期刚刚考察了印度科技市场。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我们注意到,有很多早期的初创公司在印度投资,他们看好印度正在趋于成熟的科技生态体系,尤其是在电动车、AI、物联网、云计算等领域的投资较为活跃。

苹果的主要供应商富士康已经宣布对印度的重要投资,全球大约70%的iPhone手机由富士康直接组装。上个月,印度特伦甘纳邦IT部长称,富士康已在印度特伦甘纳邦破土动工建造一座耗资5亿美元的新工厂。

根据特伦甘纳邦政府的一条推文,新特伦甘纳邦工厂第一阶段将雇用2.5万名工人。富士康此前还被曝计划在班加罗尔郊外的印度卡纳塔克邦建造另一家工厂。

近年来,印度原本更加关注IT服务业,但随着富士康等制造巨头的涌入,印度日益希望打造一个制造强国。

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分析师尼尔·沙阿(Neil Shah)表示,苹果称希望未来3~4年内,全球20%~25%的iPhone在印度生产。截至2022年底,这一数字仅为6%。苹果一直在推动富士康等合作伙伴增加在印度的生产。他说道。

贝恩公司合伙人迪帕克·贾恩(Deepak Jai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印度庞大的消费市场、有利的人口结构以及‘印度制造’战略等政府举措吸引了很多科技公司在该国投资制造设施。印度对这些参与者未来的战略重要性可能取决于持续的基础设施发展、营商便利性、政府激励措施以及应对物流、供应链效率以及人才库技能提升和留住人才等方面挑战的能力。

贾恩表示,在强劲的国内需求、有利的监管环境和制造商的推动下,印度预计将成为一个相当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到2030年,印度整个电动车价值链的机会将超过1000亿美元。再加上强大的人才基础和完善的汽车制造行业,印度有成为电动汽车制造中心的巨大潜力。他表示。

与此同时,印度在工业设计方面的能力却有待提升。印度VLSI(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协会主席古普塔(Satya Gupta)表示,苹果对中国的依赖不仅仅是因为制造,还因为中国对iPhone的产品设计也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

古普塔表示,印度拥有大量工程人才,但并没有利用这些人才进行产品设计。他说,为了创建可持续的电子制造生态系统,除了制造之外,产品设计也是一个关键方面,应该给予适当的关注和激励。

单独的制造并不是一项具有黏性的业务,因为只要有激励措施、劳动力和市场需要,人们理论上可以去任何地方。古普塔说道,而一旦你将制造围绕产品设计进行锚定,那么你就创建了一个更具可持续性和黏性的业务。我认为对于苹果来说,产品设计的依赖性更为重要,基本上苹果供应链能在中国立足,不仅仅是依靠纯粹的制造。

富莉莉对这一观点表示认同。她认为,中国从设计到制造的全产业链是最大的优势。当然我们在人才的培养方面仍然可以做得更好,尤其是应该加大力度对年轻人加强基础教育方面的培训,培养有创新性思维和国际化视野和全球竞争力的人才,同时政府也应该努力创造更加友好创新的营商环境。她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