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4月25日,欧盟理事会投票通过“碳边界调节机制(CBAM)”,计划首批将对水泥、钢铁、电力、铝和化肥行业征收“碳关税”。该机制预计将于2026年正式实施,在此之前,欧盟为“碳关税”的施行设置了一段过渡期,自2023年10月1日至2025年,进口到欧盟的上述产品虽暂时无需缴纳“碳关税”,但规定进口商需每季度提交包括当季进口产品总量、产品直接和间接碳排放量等在内的碳足迹报告。预计从2026年起,欧盟将用10年时间逐步实现并提高碳税税率,留给相关行业的时间窗口已经较为紧迫。

国际贸易“碳壁垒”高墙林立

中国家用电器协会标准法规部研究员陈荣会告诉中国家电网,CBAM对中国家电出口欧盟暂无直接影响,但可能会对家电产业成本造成间接影响。有研究表明,碳关税的实施,对相关行业的利润侵蚀最高可达40%,而这些成本将在产业链上传导。“位于名单中的钢铁、铝等商品是家电行业重要的上游材料,CBAM的实施可能导致这些产品整体价格上行,进而影响家电的制造成本,对出口到欧盟的家电整机成本我们还需密切观察。”

同时,她提到,“相比于CBAM,我们认为,欧盟对家电产品的碳相关立法更可能会在生态设计法规,即技术壁垒中体现。早在2020年11月3日,欧洲发布的循环经济行动计划(CEAP)中就提出可持续生态设计法规(ESPR)的设想,定位于取代当前能源相关产品生态设计指令,即ErP指令;ESPR旨在探索关于产品碳足迹、耐用性、可再生材料成分等相关测试方法,评估产品被纳入ESPR的可行性。随后,在2022年3月,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可持续产品生态设计法规(ESPR)》提案,提出扩展生态设计范围至电子和信息通信设备、电池、机动车、包装、塑料、纺织品及建筑等产品上。在之前关注产品能效效率之外,还要关注资源效率和环境足迹(PEF)、碳足迹(CFP)等的信息披露要求。而在今年6月,欧盟委员会发布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生态设计法规和能效标签法规中显示,已经将‘可维修性指数’纳入标签中,下次在法规复审时将考虑把环境足迹(PEF)纳入标签。”

“另外,值得注意的还有,根据欧盟2023年1月关于干衣机和局部空间加热器的生态设计法规最新TBT通报显示,上述两类家电产品将更关注资源效率,未来可能展开有利于3R即(reduce)、重复使用(reuse)和再生利用(recycling)的设计,不过该通报尚未提及环境足迹(PEF)和碳足迹(CFP)等的相关要求。”

而与欧盟类似,美国在最新的“电子产品环境影响评估工具(EPEAT)”认证体系中,也提出了针对光伏组件全生命周期碳排放的两项标准——低碳排放(强制满足)和超低碳排放(选择性满足)标准。所有纳入EPEAT认证体系的光伏组件产品,必须在2023年9月30日前满足“低碳排放”要求。此外,针对家电上业,美国也提出了更多关于碳排放强度调查的提案。如近期的“PROVE IT法案”,法案要求,在其生效两年内,美国能源部将进行一项全面研究,并公布美国和其他国家生产的特定产品的碳排放强度,两相对比,以论证美国产品具备低碳优势,法案覆盖产品范围广泛,涉及铝、钢铁、塑料、水泥、生物燃料、玻璃、化肥、氢、锂电池、太阳能电池和面板、风力发电机以及原油、天然气、关键矿物等等。诸如钢铁、铝等都是中国传统优势产业所在,而太阳能、锂电池、风力发电以及氢能等则是近年来中国重点布局的新能源产业。

作为全球产业链的一环,无论是“碳关税”还是其他碳壁垒,中国家电产业都无法独善其身。“当前中国家电产业的减碳压力还是蛮大的,”陈荣会认为,“不过我们有信心也有路径实现减碳目标。”而她所提到的实现路径就写在中国家电协会发布的《中国家用电器行业2030年前双碳行动方案》中。

家电产业“减碳”箭在弦上

在上述家电行业“双碳行动方案”中,提出了6大目标内容,包括到2030年前,家电产品制造能源和资源使用效率整体提升10%,企业电力消耗25%来源于非化石能源,产品平均能效水平提升20%,建立供应链低碳评价体系,建立产品生命周期碳排放核算和报告体系等等。“方案”也提出了一些具体规划,如在制造端,建议企业注重风光水电、核能、氢能、生物质能等零碳、低碳非化石能源应用,利用储能储电技术,科学调节电网峰谷时段用能;在产品端,建议企业加大绿色节能技术投入,增加能源和材料回收比例,坚持可循环、易回收、可降解理念,着力开展相关材料绿色设计等等,以及建议企业主动追踪开发低碳技术,通过行业、企业、跨行业合作等多元方式,布局低碳技术研究等等。

海尔水联网超前企划经理杨春涛告诉中国家电网,现在中国家电企业非常重视碳排放问题,一方面,行业生产的产品都是以用电为主的,产品结构变化与能源结构变化具有强相关性;另外,未来家电产品在销售和使用过程中可能不仅要被收电价,还可能被收碳价,如果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量较高,将使用户面临更高价格,这甚至会影响产业的竞争格局。“这些事情不仅是企业自己的问题,还关系产业链、政府层面以及大量第三方。比如,未来做到负碳排放的企业,可以将碳资产进行交易,转卖给需要高碳排配额的企业。”

据媒体资料显示,目前我国的碳交易价格不到60元/吨,美国加州的碳价是20余美元/吨,而欧盟则在80欧元/吨,如果将来我国出口欧美的产品按照其当地碳价进行征缴,对于我国相关产业将极为不利。

杨春涛介绍说,目前海尔的制造园区正在尽量运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另外,企业也在对能源网络进行统一调配,以方便未来做碳核查和计量,从而帮助完成产品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认证。他提到,当前一些欧盟企业如奔驰和宝马,已经被要求在钢材等用料方面,更多使用“绿电”生产的产品。

据国际能源署测算,2022年中国碳排放总量超过110亿吨,约占全球的29%,是美国的两倍和欧盟的三倍。而为了实现双碳目标,中国需在兼顾经济发展的同时用未来30年时间解决这每年100余亿吨碳排放量,这大概要淘汰85%的化石能源才能实现零碳排,任务十分艰巨。

杨春涛提到,“中国是制造体系比较完善的大国,一些国际经济体特别是发达国家总觉得在‘减碳’问题上,中国要多负一点责任。但在我们的碳排放背后,是我们现有的能源结构问题,当然还有人口和产业结构问题。我们现在主要以化石能源为主,如果要实现碳中和,40-70年的时间跨度是比较合理的周期,但现在我们只有30年时间,能源转型压力严峻。”

现在,不少家电企业加大了对“绿电”的投入,通过跨界光伏、氢能等领域一方面增强企业业务的多元化布局,一方面也将技术和产品应用于自身制造工厂和科研基地等的改造上。以美的为例,2021年其集团整体清洁能源使用占比平均值达到了10%以上,而到2030年,其目标是将这一比例扩大到30%左右。再如TCL华星,在2022年公司通过系统性节能降耗,实现节电9682万度,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约8.7万吨。

而在家电产业层面上,陈荣会介绍说,目前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已经联合一些头部企业,启动了家电碳足迹核算指南,电冰箱、空调产品碳足迹核算细则等的立项工作。

 

作者 admin